希腊再度进入大众视野 新一轮危机来临

  • A+
所属分类:投资融资

  投融资-融资贷款:希腊的债务危机无疑成了2015年的大事件之一,然而债务危机的关注度刚离开大众视野不就,便出现了另一个困扰欧洲的问题——希腊仍未见国内政经形势的好转,希腊政府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德国之间的矛盾,即将在未来一个月内被触发。

  由包括欧盟、欧央行、IMF以及欧洲稳定机制(ESM)四方组成的国际债权人即将在一月晚些时候重返雅典,在对希腊的改革建议进行评测之后展开新一轮希腊救助计划谈判。

  为争取拿到国际债权人的10亿欧元救助贷款,希腊在2015年末通过新的紧缩法案,其中包括批准成立新的私有化基金,将国家电网部分私有化和继续简化公务员薪酬系统等等。

  然而,在2016年伊始,拿到上述贷款之后,齐普拉斯又表示,今年1月份,预计希腊议会将通过的包括养老金改革在内的改革方案中,希腊不会向国际债权人的“无理”要求妥协。

  “不能仅从养老金削减中得到资金,我们对此是没有任何承诺的。”齐普拉斯表示,但实际上,在协议里是有和削减养老金具有相同效果的“等同措施”的。

  不过,齐普拉斯也承认,希腊的养老金系统已经处在崩溃边缘了,需要进行改革。

  当地时间4日,希腊政府向国际债权人如期提交了改革计划。其中包括:2016年之后退休的员工养老金将被削减,增加希腊雇主和雇员所缴纳的社会保障金金额以及合并所有的养老金基金等等,不过这份改革计划并未得到希腊议会中反对党派的支持。

  具体而言,在削减养老金方面,2016年之后退休的员工养老金将被削减,这意味着高收入人群的养老金可能缩水30%,而以往拿750欧元养老金的一般退休人员,其养老金将被削减15%。

  不过,对于那些现在已经退休的人员,在2018年做出复审之前,其养老金金额将维持不变。

  在增加社保缴纳方面,希腊政府计划希腊雇主多缴纳1%,而雇员则多缴纳0.5%。此外希腊希望将所有养老金合并成一个,整体削减10%的支出。

  据消息人士透露,国际债权人对此养老金改革提案持怀疑态度,尤其是关于提高社保金额缴纳的部分,实际上,包括IMF在内的债权人都希望力促希腊大幅削减养老金,而不是增加希腊公民所应承担的赋税。

  值得注意的是,即便是这样温和的改革方案也没有在希腊国内政治格局中寻找到共识。

  希腊新民主党、中间派联盟、泛希腊社会运动党(PASOK)以及希腊共产党均以各种理由反对上述养老金改革方案提议。

  希腊民众对经济前景悲观

  新一轮谈判的关键词是:养老金改革、债务减记和IMF是否参与第三轮助计划。对此三项,希腊、德国和IMF之间立场迥异,而更糟糕的是,希腊的经济并未在过去半年中有任何好转的迹象。

  希腊总理齐普拉斯在2016的新年致辞中表示:“2016年将是希腊经济重获增长的一年,希腊将结束资本控制,降低债务并重返资本市场。”

  可惜的是,并没有多少希腊人买他的账。

  上周日的最新民调显示,81.4%的希腊人对于希腊2016年的前景感到悲观。

  其中,有55.1%的受访民众认为希腊在2016年只会变得更糟,而61.1%的人认为希腊退欧的情景将再次出现。

  在经历了充满戏剧性的2015年之后,希腊原本在2014年出现增长的经济又陷入了衰退。

  根据希腊2016年预算案的数据,希腊预计2016年国民生产总值(GDP)将衰退0.7%,不过这一预期仍比欧盟给出的预期乐观,因为此前欧盟统计局预测2015年希腊GDP预计下降1.4%,2016年将继续下降1.3%。

  如果没有遇到极左翼联盟上台以及后来同国际债权人长达半年的僵持,那么,在2015年上半年,欧盟原本预测希腊GDP会在2015和2016年分别增长0.5%和2.9%。

  希腊经济从2014年的增长转为2015年的衰退,明显标志之一是投资撤离规模创历史记录。希腊统计局统计,今年1到10月,撤离希腊的投资达到3.716亿欧元,而去年同期希腊吸引外资达到9.76亿欧元。

  三方诉求各异

  齐普拉斯表示,希腊政府的目标是在二月底结束同国际债权人的谈判。

  目前,希腊、德国和IMF之间的关系十分微妙:希腊希望得到债务减记却不希望进行进一步养老金改革,且强烈希望IMF退出第三轮救助计划,令欧盟负责860亿欧元的第三轮希腊救助。

  IMF方面则支持对希腊进行债务减记,但同时反对希腊不进行大幅度的养老金改革,且对于是否参与第三轮救助计划持模糊态度,坚称必须在一月对希腊进行评估之后才会决定是否参与。

  此外,德国不支持希腊债务减记,但强烈要求IMF参与第三轮救助计划,且认为希腊危机尚未结束,除非希腊善尽本分,否则不会提供新援助。

  忧心忡忡的希腊央行行长亚尼斯?斯图纳拉斯在上周日撰文警告,如不能如期同国际债权人达成协议,希腊将面临巨大风险。“如若评估结果失败,将导致2015年上半年那难堪的一幕幕卷土重来。”

  更重要的是,“由于一些原因,欧盟现在更加脆弱,因而在面临新的希腊危机时会更加力不从心。”斯图纳拉斯表示。

  英国《金融时报》副总编、首席评论员马丁?沃尔夫在最新的评论文章中写道:“一个可能性是改革方案达到目的,希腊经济的复苏令希腊政府坚持改革并刺激增长。”

  但救赎计划有可能再次落空,因为希腊经济本身的失败,加之希腊现任政府亦遭遇失败,或者被一个支持改革并更成功的政府所代替。沃尔夫认为,“另一个可能性就是没有出现下一个成功的希腊政府,最终希腊离开了欧元区。”

声明:
本文由投融资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投融资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发送至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