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品投资需谨慎而行

  • A+
所属分类:投资融资

    近年来,艺术品投资大受追捧。艺术品的拍卖价格也一路飙升。过去很多买家购买艺术品并不是为了投资;然而现在,越来越多的高净值人士购买艺术品主要看中的是其投资潜力,与他们喜不喜欢那位艺术家无关。

    购买艺术品投资并不可取。一个原因在于,艺术品领域的价格并不透明,而且市场通常是受操纵的,以便为画廊和拍卖行牟利(有时也为依然健在的艺术家牟利)。结果,艺术品投资永远也赶不上将同等资金投入其他资产所获得的收益。更重要的是,投资者永远也不会知道这笔投资实际值多少。

    之前微博中有这样一个案例,一位亿万富翁打过的官司,该案例暴露了稀有红酒市场的弊端。现在,另一位亿万富翁也在打官司,他的案例则在很大程度上对我们心目中的艺术品市场运作方式提出了质疑。罗纳德?佩雷尔曼在全球富豪榜上排名第67位,个人净值估计超过140亿美元。他起诉的是拉里?高古轩,全球最重要的艺术品交易商之一,在纽约、伦敦、巴黎、香港、罗马等地都设有画廊。佩雷尔曼收藏的艺术品价值逾10亿美元,其中很大一部分都购自高古轩,佩雷尔曼将他视为朋友和生意伙伴。

    然而,在2011年这一切都发生了改变。佩雷尔曼向法院提交的文件中,对案件做了如下描述:

    他在高古轩的纽约画廊看到了一幅塞?托姆布雷的画作,高古轩告诉他这幅画的售价是800万美元。佩雷尔曼开价600万美元。第二周,佩雷尔曼打算提高报价,高古轩却告诉他该画作已经售出,而新任物主要价1150万美元。佩雷尔曼开出了1050万美元的价格,双方成交。

    据佩雷尔曼说,高古轩并未告诉他该画作的买方是穆格拉比家族控制的一家开曼群岛公司,而穆格拉比家族经常和高古轩在艺术品买卖方面进行合作。佩雷尔曼指出,穆格拉比家族以725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上述画作,支付方式则是将双方共有的艺术品中自己的那部分所有权转让给了高古轩。转手之间,穆格拉比家族就从佩雷尔曼那里净赚了300万美元,其中100万美元成了高古轩的服务费。

    佩雷尔曼接受采访时表示,他提起诉讼的原因是“如此美秒的艺术被一桩丑陋的生意所玷污。这种情况需要得到矫正。”高古轩则持不同看法,他的律师表示,佩雷尔曼“以恃强凌弱著称,打无良官司的历史众所周知,这次又想赖账。”

    今年夏天,佩雷尔曼的律师向拍卖行、画廊、收藏者甚至某些艺术家都发了传票,要求他们出示和穆格拉比家族以及高古轩做生意的相关文件。他还聘请了一位前美国联邦调查局(FBI)探员,后者的专长就是在艺术品交易中发掘画廊和拍卖行行为不端的证据。法官曾一度对佩雷尔曼的律师说:“这个案子真荒谬。这二位应该在汉普顿(纽约长岛富人区)的鸡尾酒会上碰个面……自己看能否解决他们之间的问题。”

    不知道佩雷尔曼对穆格拉比家族和高古轩的指控是否正当,也不知道后者的回应是否有依据。这个案例的要点在于富人在购买艺术品时需小心谨慎。如果像佩雷尔曼这样做了几十年艺术品生意的真正“圈内人士”都会上当,毫无经验的人就更有可能(也一定会)受骗。

    相对于长期收藏者或内在价值,投机对艺术品市场影响更大,这一点人人皆知。没错,有时候艺术品价格会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比如弗朗西斯?培根的三联画去年拍出了1.42亿美元。但在价格如此主观,所有权和利益冲突又毫无透明度的情况下,了解交易背后的来龙去脉对于投资者来说是难上又难。长期以来,为支撑价格,画廊一直在购买它们代理的艺术家的作品。如果画廊不再收购,相关艺术品的价格就可能暴跌,原因是这些艺术家的高人气乃别人故意为之,随着人气下降,他们的作品也将无人问津。

    由于采用竞价模式,投资者也许认为拍卖能体现市场价值。然而,就连拍卖也不够透明。各大拍卖行都会寻找“保障”,也就是在公开拍卖某件艺术品之前先把它卖给“内部”投资者。如果拍卖价格高于“内部”投资者的出价,这位投资者就会和拍卖行分享利润。不过,该投资者可以参与拍卖竞价,从而促使他人提高报价。这样,如果有别的买家出手,这位“内部”投资者就能获得更大的收益。

    就算没有这样的手段,一个由大买家主导的市场也存在着特殊风险。加上上述文字中罗纳德?佩雷尔曼对暗地交易的讨伐案例,这些都在提醒所有人,在准备大举投资艺术品市场时,一定要三思而后行。

声明:
本文由投融资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投融资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发送至邮箱[email protected]删除。